【漠河行】冬季到北极村来赏雪

2015-12-08 11:12来源:搜狐旅游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冬天的北极村,是雪的世界,冰的海洋。

  北极村原名漠河村,位于大兴安岭北麓的漠河县,属黑龙江上游南岸,靠中国版图的最北端,东与塔河县接壤,西与内蒙古额尔古纳右旗交界,南与额尔古纳左旗为邻,北与俄罗斯隔黑龙江相望,是我国大陆最北端的临江小村。

  如果把中国地图比作一只金鸡,北极村就在金鸡冠的顶尖上,素有“北极村”、“不夜城”之称。据说每当夏至前后,这里有近20个小时可以看到太阳,幸运时还会看到异彩纷呈绚丽多姿的北极光,午夜向北眺望,天空泛白,像傍晚,又像黎明,是全国观赏北极光和白夜奇景的最佳之处。

  可我们来的时候却是12月的暖冬,没有观赏到北极光和极昼现象,没有看到春夏漫山遍野的杜鹃、玫瑰、百合等各种野花在山间飘绕的流芳溢彩,少了一些夏季绿树林中的那种奇花异葩争奇斗艳,也没有金秋时节那种殷红的淡黄的翠绿的绛紫的等多姿多彩不同颜色的万山红遍,但却看到了隆冬季节“北极村”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也是在南方看不到的一派茫茫雪海的壮观景象。

  也许江南的雪是委婉的,那是一种凉丝丝地轻轻的温柔,如烟似梦,意境缠绵,烟雨蒙蒙的承载着人间多少的回忆和向往,容易触动文人墨客的情感。尤其那玉蝶样的雪花儿轻轻地飘落,就像天上的仙女洒下的柳絮扬花,传递春的消息,滋润庄稼和花草,给田野穿上白色的外衣,让人们感到快乐和新鲜。

  就像天空中的小精灵,调皮可爱,带着梦幻尽情地飞舞,那灵活的躯体优美地造型,任丝绸般明净的小风舒展起长长的盈袖,将整个天空舞得清纯而透明。有时候是雪,也是雨,来时纤尘不染,落时点尘不惊,即便晓风习习,让人觉得并不寒冷。

  那些挂在树上的一簇簇,一团团,一朵朵,一片片的雪花,风吹过时树枝摇动,就像是向人们绽放的笑容。雪花落在人们的身上,也像洁白无瑕少女的肌肤,带着淡淡的清香,那明艳的闪闪生光的基调,总给人一种水灵灵的呼应和柔情蜜意。

  而北极的雪则是豪放而浪漫的,那是一种大男子特有的雄浑和气势,纷纷扬扬,飘飘洒洒。那漫天飞舞的雪片,仿佛黛色苍穹散下的片片芦花,又像千千万万只蝴蝶在风中追逐嬉戏,随着风速不停地流转、追逐、飞翔、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或灵巧的打着旋儿,给昏黄的天空上划出一道道迷离的光瀑。

  耀眼的雪光闪亮着一份热烈,又像在天空织就的一面银色的帏幕,让清纯的风无羁无绊地飞翔,在雪花灿烂的节奏里写意天空。即便落到地上,也放射出雄峻和智慧的亮光,以宁静衬托生动,以明澈透彻圣洁,给风情百态的世界壮观成一幅美妙的自然风景。

  风吹过时,地上的浮雪有时候也随风飘起,像云像雾又像轻纱,扑面而来的不仅给人一种寒冷的凉爽沁人心脾,还把一种神秘的美在雪天渺远的明净里透视出来,银装素裹,苍莽一片。那高高的山峰,那茂密的森林,那流动的河流,此刻,都与莹白的雪色相映衬,光华流动,色彩斑斓,万般澄澈一洗尘心。

  而今,我们就行走在这一方山水相融相依的风景里,踏着鹅绒般柔和的雪朵,让雪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踩上一层厚厚的地毯,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雪花已经把四周渲染得一番清澈,微凉而透明。

  白雪给天空和大地涂上一层又一层立体的透视,白了屋顶,白了公路,白了树枝,白了天空白了大地白了透明的峡谷,白了种种物体的外表,雪天一色,天地融为一体,空灵而纯粹,使人分辨不出高天与大地两者的界线,似乎觉得天空伸手可及。就连那“神州北极石”、“最北第一家”、“北陲哨兵”、“北极沙洲”等诸多旅游景点,包括路两旁一座座古老的“木刻楞”民房、田园式农家小院以及构思巧妙的俄式建筑,此刻,都仿佛披上了厚厚的银袍。

  整个时空脱尽俗尘明镜般地坦荡磊落,给人粉妆玉砌的银色王国,为北极村增添了别样的气息,充满着新鲜的诱惑,纯粹着万种风情。

  就像一张洁净的白纸蔓延开来,大雪熨平了山的皱褶,抚平了大地的斑驳与创伤,远山近峦银光耀眼如同玉琢贝雕的洁白,又似童话里堆彻的城堡梦幻般地高高低低错落有致。一块块石头形成各种各样的文字,一条条峡谷仿佛文章的段落。

  眼前那些沉寂的或白或黑或绛色的石头,此刻一个个都鲜亮而自然,似奔腾的白马,像跳跃的玉兔,似温顺的绵羊,如报晓的雄鸡,生动而有趣。在皑皑白雪的覆盖下,那高高的兴安岭,那挺立的冷杉苍松白桦林,此刻,都变成了琼枝玉珂,在飞雪中展示潇洒,在雪野中含蕴凝重。

  还有那一望无际的黑龙江面,像一只摆动盘旋的银蛇,银光闪闪地穿过苍茫的森林,飞跃中俄之间起伏的群山,给人以壮志凌云气壮山河的感觉。雪花濡润和丰满着若神若幻的大千世界,每一棵树木都熠熠地闪烁,每一块石头都神采亦亦,灿烂而生动。

  整个大地出奇的沉实而静谧,在雪的衬托下,周围的一切像是凝固似的。没有了都市的喧哗,止息了一切的烦乱和嚣扰,白雪覆盖的恬静里,让人拥有草原般的宁静和安详,处于一种如禅的境界,大有一种隐世的况味。

  聆听雪的沉寂,难得的一种安静,真的希望躲在厚厚的雪被里,被这迷蒙而圣洁的雪片所覆盖,让雪水洗涤岁月的红尘擦拭我们的心境,把我们颠簸的道路和刻满皱纹的憔悴语言抹平,让所有的世俗都归于这雪野的一方净土,让我们的前方不再坎坷,让过去的那些真真假假、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微不足道地像梦样的装订成册,把纯洁的雪野做成新鲜的封面。即便封面破了,也会因雪的情怀来丰富和涨满春天的河水。

  无言的雪花把另一种阳光充盈心田,把人的视野扩展得更加辽远,让人以一种炽热深沉的情感和融入美妙自然的绝佳心境,感受雪的神圣和大地的宁静安详。

  由于北极村属于中国最北端毗邻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属寒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是全国气温最低的县,天气严寒而且常年温度较低。所以,这里很早就开始人工取暖。虽是三九严寒,但漠河北极村依然温暖如春。

  于是,我们就在中国第三大河流的黑龙江畔,找了一个阿伦春人开的“北极人家”,很快要来了蘑菇炖小鸡、木耳炒鸡蛋、豆腐炖马哈鱼等当地的特色小吃,还让老板娘拿出来当地的“北极小烧”酒,就这样看着江水从北极村的北面缓缓流过,尽管江面上的雪已经结冰,那纯洁的冰雪竟然像水晶一样地洁白透亮。

  江两岸那莽莽苍苍的大森林,那气势磅礴的山峰,那神秘古朴的界江风光,很快就让人想到这里人们常说的“宝藏在地、珍禽在天、奇兽在山、香菌在林、锦鳞在江”的北极宝地,想到这里居民的院前屋后堆雪人,打雪仗,坐马拉爬犁真正冬天的童话。真的想唱一首那“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阿伦春——”

  是啊!当皑皑的白雪映照着这漠河神秘的大地,当璀璨的太阳照耀着这祖国真正的最北点“神州北极”,当袅袅的炊烟飘荡在这冰冻的黑龙江江面,当我们陶醉在这童话般的冰雪世界里,漠河的雪已经赋予了我们一种新的内涵,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不仅是一个幽雅恬静的冰雪世界,还是一种纯净而安宁的原生态,自由而舒适的冬天的惬意。

责任编辑:王臻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